哪些腕表造型和你的手腕最相衬?

 

 

内容提要:尽管在高级机械表领域中,机芯才是重度表迷最关切的部分。但多数时候,表壳才是决定人们对一只腕表第一印象的关键因素。包覆着机芯的表壳,其功能早已不只有保护机芯这么单纯。而是必须兼顾造型美学,透过比例、对称等视觉感受,让表壳与机芯相互衬托而各显其美。在腕表逐渐普及的近一世纪中,冶炼制作技术进步与现代艺术兴起等外在条件,为制表师们提供了更多创作空间。如今市面上表壳造型五花八门,如何以历史与美感角度鉴赏比较,也成为现代制表艺术的一门学问。

 

 

 

圆形表壳

 

圆形表壳正是从怀表演进而来。从1880年GIRARD-PERREGAUX芝柏表为德国海军特制的史上首款军表,就可以看出早期腕表是以怀表机芯为基础,并在表壳外焊接钢线做为表耳,使表得以佩带在手腕上。

 

圆形是最能均衡展现面盘上所有元素的表壳造型。时标及刻度无需为了配合表壳角度而特别放大或缩小,可以呈现出统一的比例。而与其它形状的表壳相比,圆形表壳在时标之外的空间也较大,既方便显示更多资讯,也让功能布局与设计有更大发挥空间。

 

56e131cd9eca6

宝玑的卓越工艺通过表盘的精美雕饰展现无遗,巴黎饰钉纹、镶边纹饰均出自精细的手工打磨

 

在众多古老品牌中,BREGUET宝玑的Classique系列无疑是最能让人一眼认出其怀表渊源的款式。首先,蓝钢宝玑式指针是由宝玑大师于1783年所设计,在靠近尖端约四分之一处做镂空圆圈造形。与其他各种指针样式相比,宝玑式指针更充满古典味,不只宝玑持续传承,市面上许多品牌也都时不时地沿用这份经典设计。

 

56e131eda2eb4

宝玑Classique系列以品牌十八世纪末的怀表为设计蓝图

 

至于最重要的表壳,Classique系列腕表则是清一色以坑槽式钱币纹加以装饰,重现十八世纪怀表的表壳风貌。更有味道的是,除了钱币纹外,宝玑还采用焊接方式将表耳与表壳连接,相形之下,比一般一体成形的表耳更能原汁原味呈现怀表转型为腕表那个过度时代的精髓。

 

56e131f97297b

Chronomèter Royal 1907腕表便是取材自1907年生产的一只怀表

 

另外, 有着260年历史的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中也出现过无数经典之作。如今品牌就将这些过往的重要资产做为基础,打造出Historiques历史名作系列,主打经典复刻。其中Chronomètre Royal 1907腕表便是取材自1907年生产的一枚怀表。从其浑圆的表壳造型隐约可以看出十九世纪初怀表讲究单纯简约的设计。而面盘上轨道式刻度则是将当年的小秒盘样式放大,搭配独特的书写体数字时标字形,营造出一股古典味。厉害的是,这款腕表继承当年在天文台比赛中获得金奖的优秀基因,搭载通过C.O.S.C.天文台与日内瓦印记双重认证的2460 SCC自动上弦机芯,从里到外传递着江诗丹顿自1907年以来的骄傲。

 

 

方形表壳

56e1320c155f3

1945年问世的芝柏表Vintage1945腕表,在设计上也受到装饰艺术极大的影响

 

这里所要讨论的方形表壳,是指包括长方形、正方形等有四个九十度稜角的表壳。比起圆形表壳源自于怀表,方形表壳的起源或许更早。方形表壳的设计发想是来自于比怀表更早出现的挂钟或座钟。钟在十五世纪从教堂大钟缩小为挂钟和座钟,当时的工匠将教堂有稜有角的造型也一并移植到了挂钟上。到了十九世纪初,部分制表品牌受当时Art Deco装饰艺术风潮感染,崇尚几何与机械性元素,因此从早期挂钟上得到灵感,结合各种时代性产物,打造出多款脍炙人口的方形表壳。

 

56e1321ce8c9e

卡地亚Santos可说是方形腕表之始祖

 

CARTIER卡地亚率先在1904年为飞行先驱AlbertoSantos-Dumont设计出Santos腕表,将传统挂钟的四角略为修饰成飞机的流线型,再加上灵感来自飞机蒙皮的表圈上八个铆钉,产生亦圆亦方的表壳线条,至今被引为制表史上经典之作,更成为史上第一款量产的腕表。

 

56e132311b132

卡地亚Tank,从表壳造型到时标与指针设计,都可看到挂钟的影子

 

紧接着在1916年,卡地亚又受到新世代战车“坦克”所启发。于方形表壳两侧加上类似坦克车履带的造形,将表壳结构与线条融为一体形成Tank腕表。无论是Santos或Tank,都可以看出卡地亚当年在设计时,深受古典形挂钟启发,不只表壳造型,包括时标与指针设计,都可看到挂钟的影子,甚至可以一路追溯到教堂钟设计。

 

56e1323d621a7

积家的这款翻转腕表使用超薄表壳、忠于原型表款的设计使该腕表别具一格

 

除了早期挂钟外,兴起于1930年代的装饰艺术对方形表壳之影响也是举足轻重。以JAEGER-LECOULTRE积家的Reverso为例,当年为了因应驻扎印度的英国军官之要求,制作一只不会在马球比赛中撞坏镜面的腕表。因此以长方形表壳为基础加上可滑动式底座,设计出“翻转表壳”结构。第一只Reverso腕表在1931年问世,正值装饰艺术大行其道的年代。因此在Reverso表壳上也充满了流畅而锐利的线条概念。在表壳上下两端皆有数道直线纹路,虽然简单,却达到高度装饰效果。表耳造形则是在小小的空间中呈现出尖角、弧度等几何造型,却仍然线条分明,堪称制表界装饰艺术的绝佳代表。

 

 

酒桶形表壳

56e1327b4fe8c

百达翡丽Ref. 5098 Gondolo虽是酒桶型表壳,但相比之下线条较为纤细

 

工业革命后,机械化量产成为市场主流,却也使坊间出现大量粗制滥造的商品。这种情况为艺术家和传统工匠所不齿,进而促使英国纺织设计师William Morris挺身倡导The Art &Crafts Movement美术工艺运动,倡导最好的产品必须依靠手工直接处理材料。这个主张在欧洲各国引起极大回响,并逐渐演变成一波造型革新风潮,统称为Art Nouveau 新艺术运动。

 

56e13289b66c4

1912年问世的Malte腕表,是史上第一只酒桶形腕表

 

当时创作者们面临新材料与新技术,一致认为必须创造出新的造形式样。在新艺术运动盛行的1890至1910年间,塑造出以曲线为主体的自由艺术风格。其影响遍及各种产业与商品,制表业也不免受到这股风潮所影响。在新艺术运动薰陶下,江诗丹顿从酒桶的曲线上得到灵感,于1912年发表Malte腕表。此腕表造形遵循新艺术运动自由创造的主张,跳脱传统制表框架,打造出史上第一只酒桶形腕表。

 

56e132975ea0a

Franck Muller的Cintrée Curvex酒桶形表壳,以表壳弧度走出自己的风格

 

虽然日后受装饰艺术冲击,新艺术运动渐渐没落,酒桶型表壳难以成为主流,但近年来以酒桶形表壳闯出名号的品牌表款,却是个个经典。FRANCK MULLER法穆兰便是其中佼佼者,其表壳曲线在表坛中可说是独树一帜。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只是一般酒桶形表壳,事实上法穆兰在表壳四周设计出各种弧度,使表壳从任何角度看起来极具立体感。而这种被品牌称为Cintrée Curvex的设计,可不只是好看而已,增加弧度后,表壳与手腕将更为服贴,佩带上更为舒适。再加上夸张数字排列,不仅充满视觉效果,也让人一眼就可认出缘自于法穆兰的经典基因。

 

56e132a426d9d

Richard Mille酒桶形表壳跳脱传统优雅特性,以刚硬线条衬托其内在复杂设计

 

1999年创立的RICHARD MILLE,其酒桶形表壳则是跳脱出传统讲求优雅柔合的特性,而是以刚硬的线条衬托其内在复杂设计。除了线条不同外,RICHARD MILLE表壳也较一般酒桶型腕表来得厚实,并在表壳上加了八颗铆钉,外形上给人强悍印象,与品牌自我定位可说是相辅相成。酒桶形表壳强调以线条表现塑造出全新造形风格,无论是法穆兰还是RICHARD MILLE,甚至最早的Malte腕表,都在同样的基础上,创作出截然不同的视觉效果。

 

 

特殊造型

 

表壳要做到独一无二,首先必须设计相当具有原创性,跳脱出市面上既有得表壳样式。此外,这个设计必须要能够得到认同,受大众欢迎,让消费者一听到这个造型,心中就认定某个款式是唯一选择。

 

56e132dfb5f20

卡地亚的Crash虽然表壳扭曲,却呈现难以形容的美,在制表史上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如此说来,卡地亚的Crash绝对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在品牌无尽的创造力下,即使像Crash表壳般扭曲如哈哈镜倒影,也呈现出一股难以形容的美。其创作始末众说纷纭,有说灵感来自超现实画家Salvador Dali在一九三○年的创作;另有一说是六十年代时伦敦卡地亚公司一名职员不幸遇上车祸,同事从遗物中一枚被烧至面容扭曲的腕表得到设计灵感。至于官方说法则是指当年伦敦卡地亚负责人Jean-Jacques Cartier,被一枚因事故损毁的腕表所吸引,于是大胆设计而成。无论是何种说法,都难以抹灭Crash在制表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独特存在。

 

56e132f47c0ec

Ventura的三角形表壳曾在1961年时随着猫王Elvis Presley在电影《蓝色夏威夷》中大放异彩

 

同样绝无仅有的还有HAMILTON汉米尔顿在1957年推出的Ventura腕表。其三角形表壳源自工业设计师Richard Arbib于1956年5月所绘制的一幅作品Ventura,并在1961年时随着猫王Elvis Presley在电影《蓝色夏威夷》中大放异彩。时隔近60年,如今新款Ventura仍然维持三角形表壳,但已不再像过去那么稜角分明,而是以更流畅的轮廓来取代,搭配全黑配色更具科幻效果,被电影《黑衣人》选为专属表款,为Ventura腕表传奇再添一笔。若是想在顶级品牌中找一款特殊造型的腕表,那么PATEK PHILIPPE百达翡丽1997年时为庆祝新厂落成所推出的Ref. 5500 Pagoda腕表铁定也令人难忘。Pagoda设计灵感源自1940年代老式宝塔形腕表,特色在于高脚式表耳,为表壳塑造出优雅而匀称的弧度,结合轨道式刻度与罗马数字时标,十足古典风味。重点是只限量生产两千只,身价曾在2009年飙高到人民币将近30万元,百达翡丽的魅力可见一斑。

 

56e133029fd00

以英国战舰弦窗为蓝图设计的皇家橡树,为高阶运动腕表设立新标竿

 

但真要说有哪一款特殊形状最受欢迎,AUDEMARS PIGUET爱彼的皇家橡树绝对会是多数人心中的第一个答案。由Gerald Genta在1972年时设计,取材自在两次世界大战中极为出名的一艘英国战舰皇家橡树号。Gerald Genta从战舰的舷窗得到灵感,制作八角形表圈以及与之相衬的表壳、链带,并以六角螺丝贯穿固定表圈、表壳以及底盖。这个造型不仅在当时前所未见,更是全世界第一款以不锈钢打造的高价运动腕表。凭借优越设计与精准定位,奠定皇家橡树在高阶运动腕表中的王者地位。

 

 

表壳定位品牌

 

在讨论表壳形状时,多数情况是品牌的表款中有某个表款或某个系列,因为其表壳造型而成为经典。但在众多品牌中,居然也有少数品牌是全系列以一种表壳形状为品牌的整体形象定调。这种例子虽不多见,但一旦成功了,将建立起难以撼动的品牌认同感,效果甚至比单一表款更为强烈。

 

56e1331e67245

即使Daniel Roth已被并购,也难掩双椭圆表壳的魅力,至今仍在宝格丽腕表中占有一席之地

 

在BVLGARI宝格丽的众多表款中,有一系列表款全数采用双椭圆表壳设计。这个系列被命名为Daniel Roth,那么Daniel Roth又是何许人也?事实上,Daniel Roth是一位独立制表师,他以本名创立品牌,发迹于1989年瑞士Lac de Joux湖边的Le Sentier。除了善于制作万年历与钟乐自鸣等大复杂功能外,Double elipse双椭圆表壳设计更是Daniel Roth的识别标志。

 

56e1333761b4c

Daniel Roth早年作品,双椭圆表壳兼具方形表壳的线条与圆形表壳的弧度,造形上层次更加丰富

 

双椭圆表壳具备圆形表壳的弧度与表盘空间,使Daniel Roth得以在表盘上均衡地配置时标与功能布局。而另一方面双椭圆表壳两侧又带有笔直线条,为表壳营造出更深层次感。尤其Daniel Roth对比例拿捏十分精准,椭圆的弧度和直线长度都恰到好处,使表壳整体充满对称性。以此衬托这位制表大师各种顶尖技术,里外皆美,建构出Daniel Roth独步表坛的注册商标。即使品牌在日后被并购,也难掩双椭圆表壳的魅力,至今仍在宝格丽腕表中占有一席之地。

 

56e1334574027

枕形表壳同样体现出对称、比例和线条原则,近年来也相当受到玩家喜爱

 

谈到这里,似乎还有一种表壳形状尚未提及。江诗丹顿以1928年的枕形单按把计时腕表为蓝图,打造出Harmony系列纪念品牌260周年。但要把这么常见的一种表壳造型设定为品牌特色,就难能可贵了。而PANERAI沛纳海就有这种本事。

 

56e13352bc628

真正贯穿沛纳海全数系列的品牌特色,是从1940年开始就一直坚守着的枕形表壳设计

 

沛纳海之所以能在短短几年内大红大紫,其得天独厚的历史资产与机运确实居工阙伟。然而,品牌从1940年第一只为意大利海军特制的潜水腕表开始,就一直坚守着枕形表壳设计也是一大成功要素。很多人会说沛纳海Luminor系列的表冠护桥是品牌最大特征,但事实上那只能算是Luminor系列的特征,真正贯穿全数系列的品牌特色在其枕形表壳。轮廓类似枕垫,兼容方形的棱角与圆形的曲线,第一眼看上去充满阳刚味,但仔细端详后却可感受到那份弧度所带出的古典韵味,结合传承超过七十年的历史价值,为沛纳海在制表史上创下令人意想不到的销售奇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