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薄也是一种复杂

说起瑞士钟表,很多会想到各种复杂功能,陀飞轮、万年历等等。殊不知,在瑞士钟表工业长期追求至高境界是超薄(ultra plat,extra thin)。因为对戴表的人来说,超薄意味着优雅,优雅意味着高贵。擅长超薄表的品牌,恰好也是日内瓦地区长期为皇室贵族服务的钟表和珠宝品牌。
超薄腕表机芯一般在3毫米以内,而超薄自动机芯的厚度则在五毫米以内。机芯由数以百计的微小零件组成,要将这些零件都加工的薄如蝉翼无疑难上加难,而百年来各大品牌却在向没有最薄,只有更薄的巅峰不断发起挑战。
超薄表在腕表出现之前就出现,1840年,梅郎(Philippe Samuel Meylan)开发过一款机芯,名为de bagnolet,或者叫翻转机芯,厚度只有1.18毫米。表盘安装在装配面而不是通常的表盘面,所以轮系转动方向是反的。上弦和校准必须通过一把方头钥匙来完成。19世纪中叶,有不少这样的超薄机芯,一般都是2.35毫米厚的。
20世纪,腕表厂家用这种机芯反装的方法设计超薄腕表。斯沃琪就曾用表底盖做表盘的方法制造超薄表,减少制造成本。
汝山谷是超薄竞赛发源地
瑞士的汝山谷(Vallee de Joux)是日内瓦流派的重要产区,很多代表瑞士钟表最高水准的高复杂的作品出自这里。这里寒冷的冬天和原理尘世的地理环境,造就了山谷人坚忍不拔的意志品质,这些品质反映在他们的作品之中。超薄机芯也是从里诞生的。超薄竞赛的高潮出现在上世纪中叶,积家在雅克-大卫·勒考特(Jacques-David LeCoultre)(1875-1948年)接管腕表生产期间,推出了一系列超薄机芯,其中一款机芯厚度不超过1.38毫米,令积家名声大振。随后爱彼也不甘示弱,在1946年爱彼推出了一款厚度仅有1.64毫米的超薄手动上链机芯,也许你会觉得这款机芯在薄度上输给了积家,而“醉翁之意不在酒”,爱彼正是在这款机芯的基础之上于1953年推出了Cal.2003镂空超薄机芯,在工艺方面略胜积家。此时爱彼仍然没有停止探索的脚步,十几年后又推出了改进后的Cal.2120自动上链超薄机心,这款采用中央摆陀设计的自动机心厚度仅有2.45mm。
小小的瑞士可是名副其实的钟表王国,爱彼的“挑衅”行为勾起了另一大品牌伯爵的战斗欲望,于是在1960年,伯爵推出了机芯厚度仅有2.3毫米的超薄腕表,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该机芯采用自动上链,伯爵以此一项就荣登“吉尼斯世界纪录”。在此期间,诸如百达翡丽,江诗丹顿等顶级腕表品牌纷纷推出了自己的超薄腕表,展示出登峰造极的制表工艺。
江诗丹顿也属于擅长超薄复杂腕表的日内瓦流派的一员。2012年,为庆祝酒桶形腕表诞生一百周年而推出的新款马耳他(Malte)系列腕表,依旧保留了复杂功能腕表最具标志性的元素,陀飞轮。
陀飞轮常被运用在复杂功能腕表中,彰显出非凡的制表技艺和精益求精的创新胆识。搭载的全新2795型号手动上弦机械机芯内的陀飞轮横桥需经历逾11小时的手工处理才能达到江诗丹顿严苛的打磨标准。修缘工序由两个程序组成,先将横桥左右部分(中心和两端除外)分别锉成半圆柱形。最后,工匠们会利用石材、抛光轮、木钉和打磨板等工具进行反复打磨,力臻完美的抛光修缘效果。
马耳他(Malte)陀飞轮腕表还通过了“日内瓦印记”(Poincon de Geneve)全新标准的严苛要求。
超薄也属于复杂功能

进入新时期,超薄竞赛已经被赋予了新的含义,在更薄的基础上各大品牌力求往机芯合成更多的功能。

在超薄腕表界拥有着“吉尼斯世界纪录”的伯爵在这一领域当仁不让,不断以完美的工艺奉献着杰作。其推出的全新Emperador Coussin超薄自动上链陀飞轮腕表,刷新了全球最纤薄自动上链陀飞轮腕表的新纪录。该腕表机芯厚度仅5.55mm。令人惊叹的是,它不仅仅在腕表机芯的轻薄化上下足功夫,还将陀飞轮这样的复杂机构融入机芯。整个机芯由多达269个零部件组成,振频为3赫兹,而最薄的部件仅有0.12mm!
伯爵Altiplano镂空超薄腕表,两项纪录登峰造极
伯爵Altiplano镂空超薄腕表有两大世界纪录,全球最纤薄的自动上弦镂空腕表(5.34毫米)和全球最纤薄自动上弦镂空机芯(2.40毫米)。伯爵擅长超薄型复杂功能,2010年,伯爵为庆祝其传奇的12P机芯面世50周年,推出全球最纤薄的自动上弦机芯1200P(具时、分指示)及1208P(具时、分指示及小秒针功能)。2012年问世的是1200S,这里的S是镂空的意思。在世上最纤薄的自动上弦机芯上进行镌镂艺术,需要最上乘的雕琢工艺。唯有世上最顶尖的镂雕工艺师,方能在这枚堪称大匠之作的机芯上进行雕刻及镂空,同时无损机芯运行的精准度与顺畅度。在进行镌镂前,需预先周详研究装饰纹路的构图及计算雕刻镂空的范围,并微幅更动机芯设计。这样才确保这枚世上最纤薄的自动上弦机芯运行的耐受度及可靠度。机芯本身杰出的设计结构成为最大的帮助,大幅横跨式夹板护盖,加强了机芯所需的坚实度与耐受度,成就了伯爵1200S机芯量度时间的最佳精确性。
与其设计概念起源的1200P机芯相比,1200S机芯囊括了多项革新创举。除了机芯内独有的铂金自动摆陀,摆夹板造型轻微美学调整并做装饰性修饰。另外一个超值的地方是,为了实现最佳视觉效果,伯爵为1200S定制的表壳,这个做法一反瑞士表业批量生产的主流做法,实为高级制表之精要典范。
作为传统的制表大牌,芝柏拥有着优良的精密制造传统,对复杂功能的超薄腕表制造颇有心得,其推出的1966系列的全新白金款年历腕表就足显工艺。腕表的月份与星期通过位于12点钟位置的两个窗口展现,而整合了月相功能的日历盘位于6点。腕表搭配棒形时标,指针则是Girard-Perregaux 1966系列的经典造型。同时在设计上芝柏摒弃了传统万年历表盘拥挤的弊端,其非常好的保持了表盘的整洁性,同时还保证了其年历信息的高度易读性。而如此复杂的腕表机芯厚度只有4.8毫米,并能提供46小时动力存储。
瑞士的顶级制表技艺总是善于在微小的金属上“班门弄斧”,超薄腕表是其工艺的最好体现,如果非要说哪个品牌的腕表是最薄的,有一句话能给出答案,那就是“没有最薄,只有更薄”。
产业集中化过程中产生石英机芯超薄记录
1969,精工推出了推出世界上第一只量产的石英表,于是各大厂商又在这新的领域燃起了战火。同样是记录保持者的伯爵,1976 伯爵7P机芯问世,为当时最细小的石英机芯。石英危机与同期的金融危机,加速了瑞士钟表产业的集中化重组。最重要的事件便是ETA的诞生。
ETA由瑞士最强大的几家机芯制造商组成,这些制造商最后被并入一个叫EEM的部门,为了体现其悠久的传统,新的集团被命名为ETA,该名称本是Eterna的缩写,合并之前ETA作为制造商已经存在。1976年,瑞士政府的一项帮助企业实现员工技术转换的项目让生产机械机芯的工人得到生产石英机芯的培训。ETA得以生产出一款3.6毫米厚的石英机芯,Flatline,具备模拟指针和日期显示功能。
1979年,ETA与ASSA合并为ETA-AS。1980年的巴塞尔博览会(BASELWORLD)上,ETA-AS推出了当时世界上最薄的腕表Delirium,厚度只有1.98毫米。
因为Eterna是很古老的机芯制造商,所以新的集团以这个缩写命名。说明瑞士很非常注重传统。
1981年,完成最终的集中化的ETA推出了Elegance 210机芯,该款石英机芯的厚度甚至不足1毫米,令人咂舌。如今雷达、精工也推出了厚度在一毫米左右的石英机芯和崭新的“墨水腕表”,以此来向前辈表示敬意。
所以机械机芯的超薄记录是1.18毫米。而石英机芯的超薄记录为1毫米。而石英表的超薄记录为1.98毫米。1976年,ETA推出第一款超薄石英机芯厚度为3.6毫米。很快,又推出了整个表厚度才1.98毫米的石英表。
超薄石英机芯配高科技材质
雷达表最新推出 True Thinlin真系列超薄款腕表。所有组件均经过重新深入改造,其中包括雷达表独有的超薄石英机芯。不仅拥有高科技陶瓷的所有优越特质(例如顶级的舒适度和强度),同时还兼具极度轻便的优点。
雷达表 True Thinline真系列超薄款腕表以简单而雅致的表壳,搭配金色亮眼的刻度(真钻款为钻石刻度),置于蓝宝石弧拱形镜片下。表壳和搭扣均以高科技陶瓷材质制造,与质地细致的橡胶表带完美结合。

 

图说:
江诗丹顿限量铂金珍藏系列Patrimony Contemporaine自动上弦腕表的“心脏”是一枚1120型号超薄自动上弦机械机芯,由江诗丹顿自行研制而成,并铸有享负盛誉的日内瓦印记。

1

2

 

伯爵推出的Emperador Coussin超薄自动上链陀飞轮腕表,创造了新的记录,如此复杂的腕表厚度只有10.4mm.

5

 

Emperador Coussin超薄自动上链陀飞轮腕表搭载的伯爵1270P自动上链陀飞轮机芯,厚度仅为5.55mm,由269个零部件组成。

6

 

伯爵1270P自动上链陀飞轮机芯振频为3赫兹,部分齿轮的厚度更是只有0.12mm

7

 

芝柏推出的1966系列的全新白金款年历超薄腕表,腕表厚度为10.7mm。一般年历表款表盘都会显得拥挤,而这款腕表保持了非常好的整洁性。

8

 

芝柏1966系列白金款年历腕表的机芯,该机芯具有年历月相等复杂功能,然而厚度仅仅只有4.8mm.

9

 

Piaget Altiplano镂空自动腕表

10

 

38 mm

全球最纤薄镂空自动上弦腕表(厚度5.34 m)

18K白金材质表壳

黑色令牌式指针

伯爵自制1200S机芯,全球最纤薄镂空自动上弦机芯(厚度 2.40mm)

11

机芯尺寸:14 1/4法分(直径31.9 mm)

厚度:2.40 mm
2012年,江诗丹顿为庆祝酒桶形腕表诞生一百周年而推出的新款马耳他(Malte)系列腕表,依旧保留了复杂功能腕表最具标志性的元素,陀飞轮。

12

江诗丹顿的Patrimony更是超薄表的典范,简洁、古典、纤薄,历来是高贵优雅腕表的代表。
雷达表 True Thinline真薄系列超薄款腕表,超薄石英机芯,高科技陶瓷表壳,弧形蓝宝石镜片,佩戴感觉舒适,材料不易磨损,轻便优雅。

14 1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